干,现在不是谈创意的时候

  •    2020-07-08

  • 编按:记得先前 FlyingV 迅速集资买下纽约时报广告的事件吗?首图即为该篇的部分截图,出自设计师聂永真之手,许多人认为都花钱买满版广告了,却只用个全黑版面实在很划不来(?),有鑒于此,友站 硬塞脑 分享了一篇文章,为了贯彻整篇的气韵与精神,我们保留文中所有"豪迈"的用词,看完后保证有如醍醐灌顶畅快淋漓啊XD(放心,最豪迈的已经出现在标题了^^)

    其实搞抗争也可以很有创意低,就像是俄罗斯他们曾经用过极具创意的方式搞政客,还搞到政客最后兑现了他们的承诺,其实台湾的抗争也可以考虑创意一点嘛。何必在那边流血咧汗呢。
    叶卡捷琳堡(Yakaterinburg)是俄国的第四大城市,然而他们的马路却到处都是严重的坑坑疤疤,俄国人民除了每天都需要忍受这些低品质的马路之外。当地的媒体「URA.RU」已经多次报导过相关的新闻,政客们也屡次承诺会修复这些马路,但是却从来没实现过诺言。因此地表最强民族决定用一个超级有创意的方式来戳破这些政客。趁半夜的时后,利用几处严重坑疤的马路涂鸦出三个开过支票的政客,分别是州长、市长和副市长。并且在三幅政客坑疤画像写上他们的承诺,像是副市长说:「四月以前会将坑坑疤疤的道路修复完成」,但是直到七月都未见动工。隔天一早,URA.RU率先报导这则新闻,而所有媒体也跟进,全部的市民们都等着看这些跳票的政客如何回应。到底结果如何呢?

    新闻媒体大幅报导的当天下午,悄悄的来了一群工人,把这些政客涂鸦盖掉,企图湮灭涂鸦。然而他们早就想到这些没担当的政客们会这幺做,所以他们在每个涂鸦的附近装上监视器,这一幕幕毁尸灭迹的过程被全程录了下来涂鸦被盖掉的当天,URA.RU 就在这些被盖掉的涂鸦上,再写上「盖掉不等于修复(Painting is not fixing)」, 工人偷偷盖掉涂鸦的画面,以及再度漆上的文字又上了新闻,大家继续看这些政客们还能做出什幺事情来。结果效果惊人,隔天早上之前,三个涂鸦处的坑疤全部都被修复了。


    看吧,搞抗争也是可以很有创意的就达成目的的。何必流血流汗,打破玻璃佔领国会呢。
     

    BUT,现在根本他妈的不是谈创意的时候

    没错我就是要讲学运抗争。屏除支持或反对服贸协议,抛开「必须详细了解每个条文,才能发声」的歧视(干,要是每个人民都看得协议条文,那专家的专业是吃屎吗)。没有人应该容忍政府面对一个对台湾有所觊觎的强权国「中国」,在「不公开,不能审,不能改」的态度下强渡一个令人民忧虑的协议。我们不是逢中必反,而是事实上:

    「那是一个编列监听、监控、网路舆论操控等维稳预算高过国防预算的国家,那是一个有人举着牌子要求教育平权、要求政府官员财产公示就被叛了刑的国家,那是一个在川震后因为政府亟欲掩盖真相,而自己志愿调查和统计死伤名单,然后就被抓被打被监禁的国家。那是一个不能拍鬼片、警匪片、而只要涉及反映社会现实题材的电影就别想上映的国家,那是一个在网路上转发维吾尔民权人士、藏独文章就会被删文删帐号的国家,那是一个拍了稍微批判纪录片就会被限制出境、被抓的国家。台湾的自由民主是前人争取来的、也是我们最珍贵的宝藏,他应该是我们在谈判上最该守护的筹码,而不是被餵糖,就乖乖地听话被收卖。」(引自何思莹,又漂亮又见多识广的朋友)

    我们可以支持服贸,我们可以反服贸,但我们要加倍谨慎,更重要的是我们绝不能放纵政府藐视台湾引以为傲的民主制度。 若没有以民主自由为前提的架构下发展经济,那根本无法被称为拼经济。现在的我们之所以能够享受畅所欲言马英九和爱新觉罗溥聪的八卦暧昧情愫(还是事实?)我们之所以能够依照自由意志投票民选总统和立委,我们之所以能够Call In政论节目教训执政或在野党的错误决策,都是因为「自由民主」。而这样的自由民主并非理所当然,而是前人高举抗争之旗替我们争取而来(1990年的野百合学运,简单来说因为这个学运,台湾才解除了动员戡乱临时条款,解散了万年国会,我们才能民选总统,台湾才进入了真正的民主新阶段)。如果我们是坐享其成民主自由,却不愿意未往后的几十年,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起身抗争,甚至看不起在立法院奋战的年轻人,你不觉得可耻吗。

    干,现在不是谈创意的时候
    (照片摄自Beat,beat生活图解)


  • 相关新闻